瑜伽行派继承一切部的思想

1.瑜伽行派的理论传承

传说瑜伽行派的祖师是弥勒,但弥勒是否实有其人,学术界一直有争论。一般认为,在瑜伽行派兴起时,大乘佛教中曾有弥勒论师,该派假托弥勒菩萨所说作了种种论著。该派理论的奠基人是无著和世亲。世亲的继承者有亲胜和火辨两家。较亲胜稍后并发挥亲胜学说的有德慧和安慧等,史家称为前期瑜伽行派或无相唯识派;世亲的另一继承者是陈那,他特别注意用因明的方法阐发瑜伽学说,是后期瑜伽行派或有相唯识派的先驱,陈那的后继者有无性、护法、戒贤、法称等。迨7~8世纪密教兴起后,大乘佛教中的两派开始接近起来,逐渐融合为瑜伽行中观派或称中观瑜伽行派。

2.瑜伽行中观的主要观点是什么

在龙树与提婆菩萨之后,公元三、四世纪间,中观思想在如来藏思想,以及无着、世亲菩萨的唯识瑜伽思想发达的环境下,显得相当衰弱。公元六世纪,有佛护(公元四七○ -五四○ 年)以及清辨(公元四九○ -五七○ 年),主张「一切法无自性空」是了义说,以中论思想的立场,与主张「一切法无自性空」为不了义的瑜伽思想相抗衡,是为中观学的复兴。但当时,在瑜伽行派兴盛的环境下,清辨的思想,受其影响而有了改变,认为在世俗谛中,应采取瑜伽行派的说法,主张缘起法应该是有自性的。因为有「自性」的存在,所以论辩的双方,可以在这个「自性」的基础上,达成共识,因而认为在论辩上,应该「自立量」,亦即必需提出自己的主张,才能评破别人的见解。因此,后人称清辨这一派,为「自立量论证派」。佛护则坚守龙树、提婆菩萨「一切法无自性空」的思想,不认为在世俗谛中的缘起法有自性,也不认为论辩的双方都能达成共识,所以采取「破而不立」的论辩立场,不提自己的意见,只从对方的主张中,找出他的矛盾与错误,而加以瓦解。后人称佛护这一派,为「归谬论证派」。

佛护的这一派学风,在月称(公元六○ ○ -六五○ 年)以后就衰微了。反而是寂护(约公元六八○ -七四○ 年)及其弟子莲华戒(约公元七○ ○ -七五○ 年),继承清辨的学风,而进一步在世俗谛上,与瑜伽行派的唯识说合流,主张「世俗唯识,胜义皆空」,而有更长远的影响。后人称寂护这一学派,为「随瑜伽行中观派」。寂护与莲华戒,后来进入西藏宏法,论破早先由中国唐朝传入的佛教系统,奠定了目前西藏佛教的基础。

3.什么是瑜伽行派,代表人物是谁

大乘佛教两大思想流派之一。约晚出于中观派创始人龙树之后200年,时值贵霜王朝向笈多王朝变迁之际的4世纪。该派创立人传说为弥勒,现代学者认为无著和世亲兄弟为实际奠基人。无著、世亲均原为小乘说一切有部学者。为此,二人在创立瑜伽行派教理时,对有部等小乘学说进行了整理和发挥。“瑜伽行”一名来自无著的(亦说是弥勒的)《瑜伽师地论》,意谓从事瑜伽禅定修习者。瑜伽行派的出现是对龙树为代表的中观学派的批判和发展。从教理上,它认为中观派在揭示世界空性方面极为彻底,但却忽视了世俗界迷妄之现状的说明。因而瑜伽行派在接过空论之后,又致力于说明世间的假有。在宗教实践方面。相应地它也注重传统的戒定修持手段。无著所著《摄大乘论》、世亲所著的《唯识三十颂》 、《唯识二十论》,为瑜伽行派的代表作。《摄论》立足于瑜伽行立场,分十项纲目将大乘佛教教义系统组织起来。《二十论》则从唯识无境之立场,批判有部、经量部学说,显示瑜伽行派的观念论哲学背景。

世亲之后著名的瑜伽行派学者,有陈那(5世纪末)和法称(7世纪中)一系。 陈那力图从认识论逻辑的立场去阐述大乘佛学。他的《观所缘缘论》和《集量论》都说明了大乘宗教解脱理论同瑜伽行派的世界观和认识论的密切联系。陈那的学说具有浓厚的经量部色彩,因而他这一系被近代学者归入“瑜伽行经量部”。法称是陈那的再传弟子。他的哲学立场更朝着经量部肯定外境的认识前提转化。法称的《量评释论》等著作对瑜伽行体系中的逻辑理论进行了批判性整理。

与中观学派一样,瑜伽行者也承认世间诸法为空,但瑜伽行者在承认世界本质空性的同时,也肯定其有呈现纷繁差别相的一面。认为差别相的来源便是主观的构造分别,外部世界其实是心识分别所构造的。心识构造活动依据固有的因果原则,若无业习气,心识活动不会生起。同样,摆脱虚幻分别也有必然因果原则要遵循。这就是宗教修持的目的。该派认为既然世界上一切诸法只能是主观之识的转变,瑜伽行者修持的立足点便回到自身内部来了。诸心识中最根本的是阿赖耶识,它包含了一切诸法显现的种子并制约着从感觉到意识的所有活动。心识本质上具有染污的性质,所以它才会持续不断地活动,产生虚幻的世间相。瑜伽修习实践的目的是完成转染成净,转识为智的过程。该派还提出三性三无性的理论,构筑了世界的空性和虚妄假相之间的联系,并在清净、圆满、觉悟的胜义境界(涅盘、实相、真如)与修行者力图超越的无常、染污、迷妄的现实存在之间架上桥梁,从而宗教本体论与宗教实践论得以融通。三性是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而三无性指正相反对的相无自性、生无自性和胜义无自性。三性意在说明世俗经验中之事物是因为凡夫执著分别而生,是依缘而生,只要认识到这二者的虚妄性,便可显现圆成实性;三无性意在从反面显示世间诸法没有自性本质,也不是因自体所生,否定前二者,也就藉空现出了究竟的无自性境界。

中国传统称瑜伽行派为有宗。因强调瑜伽的修行方法而得名。以《解深密经》、《瑜伽师地论》、《摄大乘论》、《唯识三十颂》、《唯识二十论》和《成唯识论》等为主要经典。从事这派修持的人被称为瑜伽师。

4.印度佛教佛教时期中观和唯识这两个时期的历史重点是怎样的

中观和唯识(瑜伽行派)大乘佛教二大学派 一、中观学派传到我们中过后演变成十个宗派里面的三论宗,也称为空宗,无相宗等。

1、次以龙树《中论》为基础,而宣扬空观之学派。主张诸法无自性、空,即一切存在无固有的本质。

中观理论最早的阐述者是龙树及其弟子提婆,但中观派的成立大约在四、五世纪间。此派从思想的奠基,以至其后成为印度大乘佛教二大思潮之一的过程,约可分为三期︰ (1)初期︰以龙树、提婆师弟二人及受其直接影响的诸论师为代表,如罗侯罗跋陀罗、青目、婆薮皆属之。

龙树以《般若经》为基础,造《中论》、《十二门论》、《大智度论》等书,阐明八不中道、缘起无自性、我法二空之理;提婆造《百论》,主旨在破斥外道及小乘诸派之偏执。 (2)中期︰以佛护、清辨、月称、观誓诸师为代表。

佛护继承龙树、提婆破而不立的传统,以龙树之空‘是遮非表’。所谓‘是遮’,指从各方面指摘论敌所说的矛盾性,证明其不能成立,从而否定一切法之实有自性;‘非表’是不提出自己正面的、积极的主张,不肯定任何规定性的存在。

对此,清辨则持相反的态度。清辨认为对空性要用因明的推论形式(比量)积极地加以表述。

由于上述这两种态度的不同,中观派乃分裂成二大派。后世称属于佛护系统者为归谬论证派(具缘派),称属于清辨系统者为自立论证派(依自起派)。

此中,清辨著有《中观心论颂》、《中观心论注思择焰》、《般若灯论》、《掌珍论》。 佛护著有《根本中论注》。

此外,撰有《入菩提行论》、《集菩萨学论》的寂天,亦属于此一时期。 (3)后期︰以智藏、寂护、莲华戒、师子贤为代表。

由于受到法称论理学及认识论的影响,故此一时期的中观派学者,大都属于自立论证派。 彼等将瑜伽行派的体系吸收入中观派中,因此被称为瑜伽行中观派。

此中,智藏著有《二谛分别论》;寂护有《中观庄严论》、《摄真实论》、《二谛分别论注》;莲华戒有《摄真实论细疏》、《中观庄严论细疏》、《中观光明》、《真实光明》、《一切法无自性论证》;师子贤有《现观庄严论光明》等。 2、传承:龙树被称为始祖,历经提婆、罗睺罗跋多罗、青目、婆薮开士等人。

六世纪初,有佛护、清辨二个论师出而作中论之注释。其后中观派分裂为佛护系之具缘派与清辨系之依自起派。

前者之月称论师曾对清辨之中论注释,予以激烈抨击,其思想并传入西藏而广泛流传;后者则以观誓等论师为代表人物。 七、八世纪之际,中观派与瑜伽派有交互流通之趋势,终于形成寂护、莲华戒等之中观瑜伽派,与密教同时流传,直至印度佛教之灭亡为止。

3、(1)龙树为印度大乘佛教中观学派之创始人。又称龙猛、龙胜。

二、三世纪顷,为南印度婆罗门种姓出身。 自幼颖悟,学四吠陀、天文、地理、图纬秘藏,及诸道术等,无不通晓。

曾与契友三人修得隐身之术,遂隐身至王宫侵凌女眷。其事败露,三友人为王所斩,仅师一人身免。

以此事缘,师感悟爱欲乃众苦之本,即入山诣佛塔,并出家受戒。 出家后,广习三藏,然未能餍足。

复至雪山(喜马拉雅山),遇一老比丘授以大乘经典,惟以虽知实义,末能通利。又以曾摧破外道论师之义,故生起邪慢之心,而自立新戒、著新衣,静处于一水晶房中。

其时,有大龙菩萨,见而愍之,遂引入龙宫,授以无量之大乘经典,师遂体得教理。其时南天竺王信奉婆罗门教,攻击佛法。

师遂前往教化,使放弃婆罗门教信仰。此后大力弘法,又广造大乘经典之注释书,树立大乘教学之体系,使大乘般若性空学说广为传布全印度。

晚年住于南印度之黑峰山,门弟子有提婆等。 关于师之入寂,据龙树菩萨传载,有一小乘法师,以嫉恨之故,不愿师久住于世,师知晓后,即入静室,行蝉蜕而去。

(2)提婆:本执师子国人,龙树之弟子,付法藏第十四祖也。传曰:‘提婆菩萨,南天竺人,婆罗门种,博识才辩,擅名诸国,而以人不信受其言为忧。

其国中有大天神,曰大自在天,有人求愿,能令满足。提婆诣庙求入相见,主庙者言:天像至神,不可正视,又使人百日失心。

提婆言:是我所愿见,若不如此,我岂欲见。主庙者奇其志气,使入庙。

天像动其眼,怒目视之。提婆问天:神则神矣,何其小也?当以威灵感人,智德伏物。

而以黄金自多,动颇梨荧惑人,非我所望。便梯像凿出其眼。

观者皆惊异。提婆言:我使汝等知神不假形,情不托形而已。

吾既非慢,神亦非辱也。言已而出,其夜备精馔供天神。

天神言:汝得我心,人得我形,汝以心供,人以质馈,知而敬我者汝,畏而诬我者人,汝所供馔尽美,唯无我所须,我所乏者左眼,能施我者便可出之。提婆应命以左手出眼与之。

天神赞曰:善哉丈夫,真上施也,汝求何愿,我必如汝意。 提婆言:我禀明心,不假外质,唯恨悠悠蒙朦,不知信受我言,神赐我愿,必当令我言不虚没。

神言:必如愿。于是退诣龙树菩萨,受出家法,剃头法服,周游扬化。

时南天竺王信受邪道,沙门亲子不得一见,提婆欲化之,变形为宿卫士,能干事。王见之喜,问其人,提婆言:我是一切智人。

王惊异,以种种事验之,果然。于是集国中一切婆罗门使论议,无一敌者,皆剃发为弟子。

有。

5.什么是空宗,什么是有宗

空宗和有宗是印度大乘佛教的两大派别。

空宗,全称大乘空宗,是大乘佛教 中观派的别称。有宗,全称大乘有宗,是大乘佛教瑜伽行派的别称。

以空、有来称呼这两派是从他们的理论特征上说的。 中观派是约三世纪时由龙树创立的,由弟子提婆继承和发展。

其后经罗fl侯 罗贤等传至僧护的弟子佛护、清辨时,因对中观理论的解释产生分歧,而分裂 为两派,佛护一派为俱缘派,清辨一派为自意派。 佛护之后俱缘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月称、护法、寂天、萨婆那蜜多罗等。

清辨 之后自意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观誓、寂护、莲花戒、狮子贤等。中观派的学说 在公元五世纪初由鸠摩罗什系统地传入中国内地,产生了很大影响,隋唐时期 的三论宗、天台宗、华严宗,以及禅宗均以此派论典作为立论的重要依据。

而自 意中观派的学说后来由寂护、莲花戒等传入中国西藏,成为藏传佛教各派立论 的主要依据。 中观派的主要论著有龙树的《中论》、《十二门论》、《大智度论》,提婆的 《百论》、《四百论》,佛护的《根本中观论释K清辨的《般若灯论》、《大乘掌 中论》,月称的《入中观论》、《四百论注》,观誓的《般若灯论疏》,寂天的《入 中观论疏h寂护的《中观庄严论》,莲花戒的《中观论释》,等等。

中观派的哲学理论主要是发挥《般若经》类的思想,论证被认为是最高真理或实在的“空'”。为此提出“三是偈”、“二谛”、“八不中道”、“实相涅槃”等理论。

“三是偈”被认为是中观派关于“中道”的经典性概括,出自龙树的《中论》观四谛品: “众因缘生法,我说即是空,亦为是假名,亦是中道义”。 这是说世界上一切现象,都是由各种因缘条件生成,是一种假借的名言施设;它们本身并没有独立的实体性为空。

世界的这种“假名”和性空”的矛盾统一(非假非空,即假即空)就是中道,就是不可用言语描述或用概念认识的“实相”。为了解释这一基本观点,提出二谛说:真谛和俗谛,认为把世界看作真实的存在(有),即是俗谛,这是“无明”凡夫的颠倒认识,也是佛为“无明”凡夫所说的真理。

而把世界看作因缘所生、无自性的空,即是真谛,这是佛所说的究极真理。那么怎样认识即空即假的“实相”呢?中观派进一步提出了“八不中道”观:“不生亦不灭,不常亦不断,不一亦不异,不来亦不去。”

认为世界万物因缘和合而有生天变化,实则无论从实体方面说,还是从空间和运动方面说都是不生不灭,不常不断、不一不异,不来不去。 如说有生或有灭等,则是偏执一边,如离“两边”来认识,就是中道。

这既是中观派的认识方法也是论证的对象。“实相涅槃”是指导其宗教和社会实践的说教,认为既然世界万法的真实相状(实相)即是毕竟空,不生不灭、不来不去,那么,世间与浬槃、涅槃与世间就没有分别。

瑜伽行派,因强调“瑜伽”的修行方法而得名,又因主张“万法唯识”而称作唯识派。这一派是约四五世纪时由无著创立,由其弟世亲继承和发展。

世亲的继承者自亲胜和火辨之后分为两派,发挥亲胜学说一派的称前期瑜伽行派或无相唯识派,发挥火辨学说一派的称后期瑜伽行派或有相唯识派。 前者的代表人物继亲胜之后有德慧、安慧兄弟、真谛等。

后者的代表人物继火辨之后有陈那、法称、无性、护法、戒贤等。这一派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注意研究因明和认识论,把瑜伽 和小乘经量部的学说结合起来。

瑜伽行两派均传入中国,前者在南北朝时期由 菩提流支和真谛传译介绍,后来形成“地论”、“摄论”两学派。 后者在唐代由玄 奘传译介绍,并形成法相宗。

瑜伽行派认弥勒为始祖,发挥弥勒“五论”(《瑜伽师地论》、《大乘庄严经 论》、《中边分别论》、《究竟一乘宝性论》、《分别瑜伽论》)的思想。主要著作 有无著的《摄大乘论》、《显扬圣教论》、《顺中论》等,世亲的《唯识二十论》、《唯识三十颂》和对无著著作的注疏,陈那的《因明正理门论》、《掌中论》、《观所缘缘论》等,安慧的《三十论注解》、无性的《摄大乘论释》、《经庄严论 疏》,法称的《量论释》、《量扶择论》等。

瑜伽行派的学说比较烦琐,其要点: 一、是唯识论r认为世界上一切现象都是由人的精神实体或作用——“识”变现 出来的,事物及其一切属性都是人们的主观意识,所谓“万法唯识三界唯 心”,“唯识无境'而对识,把小乘的六识扩大为八识。前六识(耳、舌、鼻、眼、身、意识)起了区别和认识作用,第七识末那识起思维度量的作用,而第八 识——阿赖耶识是前七识的共同根据和主宰者,是前七识存在的前提。

它有三 种含义:能藏,即摄持和保存一切种子——“能够生起宇宙万有的一切潜在 力”;所藏,即阿赖耶识是一切种子,亦即生起宇宙万有潜在力的所藏处;我爱 执藏,即阿赖耶识被第七识执为自我。对前六识的认识作用四分(相分、见分、自 证分、证自证分)后来两派主张不一,所谓“安难陈护,一二三四”。

二、是“三 性”、“三无性'认为从存在或有的方面看,世界万物可分为三性:遍计所执 性,即一切事物本来不实在,但人们从各方面思度为实在,这是主观迷妄而赋予 的名称;依他起性,即一切事物是由心识。

6.瑜伽行派的五位百法

对于识所变现的宇宙万有,瑜伽行派概括为五位百法。五位是心法(精神现象)、心所有法(心的随属现象或作用)、色法(物质现象)、心不相应行法(非精神非物质的现象)、无为法(不生不灭的现象)。此外,他们也对宇宙万有的本性作了说明,认为从“存在”或“有”的方面看,可分为三性:①遍计执性。即虚妄的表相(相);②依他起性。即假有的或相对的表相,由因缘或条件所引起;③圆成实性。即绝对的表相,圆成实性不借因缘或条件,是由自身所引起的一种真实的实在,它是由完成修行的人在瑜伽直觉中所亲证,圆成实性也就是真如佛性。从“非存在”或“无”的方面看,可分析为三无性:(a)相无性。一切体性都无;(b)生无性。没有生,没有自然所有之性。非有似有,一切犹如幻象;(c)胜义无性。远离妄执,无相空寂,一切清净,这是瑜伽行者修持所达的最高境界。

7.唐僧的唯识法相宗与马克思唯物主义辩证法、认识论两种理论之间有什

不相干的两码事 唯识宗,又称为法相宗、瑜伽宗、慈恩宗,实际创始人是唐朝三藏玄奘大师,集大成者是玄奘大师门下高足窥基法师。

在印度方面,本宗经过弥勒菩萨、无着、世亲、无性及护法、德慧、安慧等几位著名大论师的弘扬,可以说,在玄奘西行求法之前,瑜伽宗风就已经风靡全印度了。玄奘大师在唐太宗贞观三年,只身从长安西行印度,历经十七年,带回六百多部佛经,其中主要是唯识宗的宝典,如《唯识三十论颂》、《唯识二十论》、《摄大乘论》、《瑜伽师地论》等。

他在回国前夕,早已扬名全印度,当时有数十个国家共同请他开讲唯识教义,召开无遮大会,高举法幢,盛况空前。大师回国后,广译经论一三三五卷,又糅合护法、难陀、安慧、亲胜、火辨、德慧、净月、胜友、最胜子、智月等十大论师所造的《唯识三十颂》的释论,综合各家见解,编译为《成唯识论》十卷。

在译经过程中,他采取随译随讲的方式,不但将法相唯识学的义理传播开来,并培育了一批优秀门人,最著名的是神昉、嘉尚、普光、窥基等四人,有“玄门四神足”之称,其中才华横溢、擅长因明、号称“百部疏主”的窥基法师,为直绍玄奘大师之法统者。唯识宗在玄奘、窥基师徒的推展下,盛极一时,但唯识之学,义理繁琐,不易被人接受,在晚唐以后,就逐渐趋于衰微。

直到近代,学术界因唯识法相学富于逻辑推理与认知科学探讨的意义,故研究者增多。如太虚大师虽主张八宗兼弘,但他对法相唯识研究甚为透彻,贡献极大。

另外还有杨仁山、欧阳竟无、熊十力等在家居士的推弘。近年来,研究唯识的有常觉、演培等法师。

就以闽南佛学院来说,有已故的单培根教授、田光烈教授,现为唯识学专业导师的济群老法师,净意法师,戒贤法师,唯识学专业硕士毕业的上恒法师,静安法师等各位法师以及爱好唯识学的许多同学。此宗的判教,依据《解深密经》、《瑜伽师地论》等,判释迦一代教法为有、空、中道三时。

第一时有教。为破异生实我之执,于鹿野苑说阿含经等,昭示四谛、十二因缘、五蕴等法,是为初时我空之说。

第二时空教。为破除诸法实有之执,在灵鹫山等说《摩诃般若波罗蜜多经》等,开示诸法皆空之理,令中根品,悟彼法空,舍小取大,是为第二时法空之说。

第三时中道教。为破除执着有空,于解深密等会,说一切法唯有识等,即心外法无,破初有执;内识非无,遣执皆空;离有无边,正处中道;是为第三时识外境空之说。

此三时教的说法,有依释迦说法年月先后来区分的,称年月次第;有依了义与不了义来区分的,称义类次第;还有兼年月次第与义类次第来区分的。 理论①三性说。

三性即遍计所执性、依他起性、圆成实性。无著世亲等瑜伽行派认为,诸法实相应有两方面,既不是有自性,如名言诠表所说,也不是一切都无所有,而是远离有无二执以为中道。

这样即有虚妄分别与空性两面:依分别的自性说为“依他起性”(相对真实);依分别的境说为“遍计所执性”(妄想);又依空性说为“圆成实性”(绝对真实)。法相宗继承此说,且结合唯识说,以为三性也不离识,谓诸识生起之时,现似见分与相分两分是依他;意识从而周遍计度,执为“能”、“所”二取,则是遍计所执。

该宗又用唯识所现来解释世界,认为世界现象都由人的第八识即“阿赖耶识”所变现,而前七种识再据以变现外境影像,缘虑执取,以为实在。又认为在阿赖耶识中蕴藏着变现世界的潜在功能,即所谓种子。

其性质有染有净,即有漏无漏两类。有漏种子为世间诸法之因,无漏种子为出世间诸法之因。

从而说明未来出世者种姓有声闻、独觉与菩萨三乘之别,又有不定为何乘之“不定种姓”与三乘也不得入的“无种姓”,因而建立五种姓说。这与向来所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之说不同,是该宗中心思想之一。

②五重观法。为与唯识说相适应,主张用唯识观。

窥基在《大乘法苑义林章》的《唯识章》中特别提出从宽至狭、从浅至深、从粗至细的五重唯识观。五重观是:(a)遣虚存实识。

此观有情的遍计所执性法,纯属妄情臆造,毫无事实体用,故应遣除;至于依他性法仗因托缘依他而有事实体用,是“后得智”之境,又圆成性是诸法之理,为“根本智”之境,均不离识而应留存。是为唯识观的初步。

(b)舍滥留纯识。虽观事理皆不离识,而此内识有所缘相分和能缘见分。

相分为内境,见分心仗以起,摄境从心,并简别有滥于外境,所以只观唯识,为第二步。(c)摄末归本识。

摄见相二分之末,归结到自心体分之本。因见相分皆识体所起,识体即为其本。

今但观识体,为第三步。(d)隐劣显胜识。

隐劣心所,显胜心王。心王起时必隐劣心所,为第四步。

(e)遣相证性识。心王犹属识相,今遣相而证唯识性,得圆成实之真,为唯识观最究竟之阶段,即第五步。

③因明学说。因明原为瑜伽行派所创。

世亲门人陈那有更大发展。玄奘在印度游学时,曾到处参问因明,造诣极高。

临回国前,在戒日王所主持的曲女城大会上,立了一个“真唯识量”,书写在金牌上,经过18天,无一人能驳倒它,创造了因明光辉的典范。回国后,先后译出商羯罗主的《因明入正理论》和陈那的《因明正理门。

瑜伽行派继承一切部的思想

版权声明

瑜伽网(www.wushuw.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