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蜕变是个痛苦的过程

1.导致瑜伽伤痛的是人,不是瑜伽

所以当我们感觉不舒服,并不会是这个体式不舒服;如果不舒服的感觉出现,那是因为我们选择去摆了一个叫做卧龟Supta Kurmasana的身体造型。当你摆了这样一个造型,作为直接的反映身体内部的感觉浮现到表面。这感觉不是体式的感觉,是你的感觉。

不要说瑜伽体式会让你受伤,我们根据脑中的想法让自己进入一个叫做莲花Padmasana的体式,是我们选择在身体没有准备好的情况进入,是我们用了不正确的方法,是我们做的体式,体式没有来做我们。(PS;很多瑜伽老师都没办法做莲花的体式,你一个初学者或是有一定经验的瑜伽练习者不顾自己身体情况而只为了这个体式酷炫来强迫自己去完成,你不受伤谁受伤呢)

瑜伽不是一个有缺陷的车,当驾驶者没有任何问题也会因为车本身的技术故障而出事故。人,才是有缺陷的车,当车有缺陷,遇上事故只是时间早晚的事情。而我们人正是这样一个有缺陷的车,带着身体和思想的缺陷驶入下犬这条路。一天,两天..终于事故,和下犬没有半点关系。

2.它必须经过怎样艰难和痛苦的蜕变,并不是我所能够

确切地说,蝴蝶的美丽并不是有生俱来的,在成为一只美丽的蝴蝶之前,它必须经过怎样艰难和痛苦的蜕变,这不是我所能够想象的。

自然,教科书上有着更为细致地说明,但是,这一些更为真实的痛苦历程却常常被我轻而易举地抹灭掉。人总是习惯于注意那些美丽的结果,却常常忽略掉形成这样一种结果的过程。

比如一只蝴蝶。在我的印象里,当它映入我眼睛的那个时刻,它已然是风姿绰约了。

在我看来,蝴蝶的每一次飞翔都是一次舞蹈。在自然界中,从来没有一种生物可以飞得如同蝴蝶一样忽影忽现飘然不定却又姿态万千。

我常常会这样想,“翩翩起舞”,这个词的来历必定和蝴蝶有着某种神秘的牵连。我曾经在一个红霞掩映下的黄昏,于河岸注视着一只蝴蝶地在花草之间,以舞者的姿态穿越着,起舞着。

我想象着,在古时候的某个傍晚,也应该有一个人,他置身于花丛中,目睹着蝴蝶如同仙子一样起舞着,他从心底惊讶地叹息着,然后才流传出了那样一句诗意的言词。

瑜伽蜕变是个痛苦的过程

版权声明

瑜伽网(www.wushuw.com)文章均来源网络。
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